角度难得一见!俄罗斯武直俯视图
来源:角度难得一见!俄罗斯武直俯视图发稿时间:2020-04-08 11:59:29
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“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。”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,4月1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,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,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。不过,杨勇表示:“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。我打算备足粮,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,看看美景,等疫情过去。”

截至4月8日,巴西累计确诊13717例新冠肺炎病例,死亡人数上升至667人,过去24小时内新增死亡病例超过100人,这是疫情暴发以来的首次。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欧洲疫情蔓延期间,杨勇选择不住酒店:“20多天,我都是在车上睡的。一次饭店没去、一次澡没洗过…… ” 3月中旬,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,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国计划。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,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。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,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。